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谜西游之县令崛起第九章四方反应提前布子

2020-09-20 0人读过

西游之县令崛起 第九章 四方反应 提前布子

上回说到,洪宇喜滋滋的架风而去,且不说洪宇,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我们来说说这小须弥山、崆峒派、云霄派、太阴派诸派的反应。

小须弥山生风洞中,一个昂藏大汉正盘腿修炼,身上青色光芒和金色光芒相互交映,成龙虎之形,颇为不凡。

热火在常规赛中将遇到18次“背靠背”

忽然这大汉睁开双眼,山洞中似乎划过一丝闪电,空气啪啪作响。

这大汉睁开眼来,掐指一算,顿时知晓自己儿子被人杀害,虽然是事出有因,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不能白白让人打杀了,虽然知道自己儿子被杀,但是这些年来在小须弥山修炼,做妖精时的暴戾之气化解不少,所以并没有暴跳如雷,但是眼神却很是阴沉。

想了想,叫过门前的童儿,童儿躬身道:“老爷有何吩咐?”

寅将军吩咐道:“去请你大师兄来。”

童儿恭敬道:“是,老爷。”

说完出洞化作一个斑斓猛虎,朝着山下跑去,很快便到了一个山洞前,摇身化作童儿模样:朝洞里传音道:“大师兄,师父有诏,让你速去见他。”

洞里传来一声震耳虎啸声,虎啸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声音:“尔先去,我马上就到。”

似乎还隐约有血腥味传来,童儿不以为意,回去复命去了,显然司空见惯。

不久,一道黑风带着血色便朝生风洞飞去。

黑风近的洞前,化作一位面色如水,身带血腥之气和黑烟的大汉,朝着洞里恭声到:“师父,徒儿血魂给师父请安。”

洞里传来寅将军浑厚的声音:“血魂,你小师弟被杀了,你去两界山走一趟,调查一下具体情况,不要弱了我须弥山生风洞的名声就好。”

血魂嘴角一扯,露出一个阴笑,:“谨尊师命。”说完,化作一道血黑色柴油整体跌505元/吨。本次油价下调的兑现的黑风经天而去,这时那童儿才讲讲回来,看着黑风不禁露出羡慕的神色,暗自攥紧拳头不说。

同样的对话都发生在崆峒派,云霄派,太阴派等诸派之中。

崆峒派一个金印化作长虹而去,云霄派中一道白色镜光直冲向西南,太阴派中一道剑光划破大气,瞬间不见。

那边诸派都剑指两界,这边洪宇还喜滋滋的御风而行,完全不知道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暗流汹涌。

且说,洪宇驾着清风,缓缓飘荡在空中,朝着东亭慢慢的飞去,这时自己架风而行与来时被人挟持到朱雀飞舟之中感觉和风景完全不同。

看着脚下起伏的丘陵和田地,迎着缓缓吹来的清风,衣带当风,清风拂过脸庞,一种逍遥、自由、长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真是:“一点灵光气,千里浩然风,今始觉仙道,方知不欺我。”

可惜,两界山与东亭之间距离并不远,没有多长时间,洪宇便看到前方一股金色龙气和红尘之气冲天而起,拦在了前方。

皱着眉头看着这金色龙气红尘浊气,洪宇闲适的心情顿时破坏殆尽,看来红尘确实不适合修仙练道,难怪大凡修道之人都要去名山大川,洞天福地之中,这红尘浊气对修道之人的伤害确实颇大,在没有铸就仙基之前,尚好,筑基之后,红尘浊气要侵蚀仙基,除非有道观碟印护身,否则真是烦恼。

缓缓落下身躯,落在城门之外不远处的一处小林子之内,慢慢出林子之中走出,向城门走去,等到洪宇走进城门,守门的兵士看到县令大人一人走来,都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洪宇无视了这些人惊奇的眼神,严肃的道:“近期之内不太平,小心加紧戒备,如有过失,严惩不饶!”

这些小兵哪敢质问县令大人,都是恭谨的道:“是,县令大人。”

洪宇点点头,漫步朝县衙走去,不顾后面小兵们惊奇和敬畏的神色。

县城不大,很快县令大人回来的消息便传遍全城。

洪宇刚刚走到县衙门前,周师爷便从门里迎了出来,关切问道:“东家可还好,虎妖出去了吗?”

洪宇点点头:“进内说话。”

周师爷会意,没再说话,随在洪宇身后进入县衙后厅,各自落座,丫鬟上茶不提。

周师爷这时才急切问道:“东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那三位禁卫呢?”

洪宇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那三位大人与那虎妖同归于尽了。”

周师爷大惊,从座位上做起,看着红玉道:“啊,什么,与虎妖同归于尽了?”

洪宇点点头:“那虎妖甚是厉害,而且还自爆法器,三位大人没有防备,所以被虎妖自爆法器所伤而亡。”

周师爷继续急问道:“那大人您是怎么回来的?”

洪宇看了周师爷一眼,眼光凌厉,如电一般刺入周师爷的心中,令人不禁发寒。

周师爷顿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东家,这三位可是大派子弟,到时候可不好应对。”

洪宇胸有成竹的道:“就算是大派弟子,也不能不讲道理,毕竟我是朝廷命官,纵然有所怀疑,他们也要顾及朝廷脸面,最多羞辱我一番罢了,再者说了,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哼哼!”

周师爷看洪宇似乎已有应对之法,而且感觉这次洪万机回来似乎有了许多变化,

比之以前凌厉许多,没敢在多言。

洪宇道:“子扬到刘府去一趟,将情况跟刘老英雄说一下,着重说一下虎妖的厉害和东亭与刘府的荣辱与共,不要让人一踩再踩,想必有刘府在,那些大派弟子更添顾忌。”

周师爷不禁一惊,好深的城府,诧异的看了一眼洪宇,然后躬身领命而去。

周师爷很快便到了刘府,门子进去禀报,很快又回来引周师爷进入正堂,上茶入座不提。

周师爷拱手对刘伯钦道:“刘老英雄,虎妖已除,我东亭安矣。”

老头子大喜:“哈哈,大派弟子就是不俗,虽说行为乖张了一点,但是能为民除妖还是不错的吗,那三位大人在哪,让老朽当面道谢才是。”

周师爷听到这里,不禁脸色黯然:“奈何那虎妖太过厉害,自爆法器,三位大人不慎阵亡了。”

刘伯钦不禁大惊:“什么,阵亡了?”

周师爷郑重的点点头:“是的,学生这次前来就是要与老爷子商议一下,该如何善后,我们大人的意思三位禁卫大人为民除妖,不慎仙去,大人甚为悲痛,要发动全县百姓祭奠三位大人。”

刘伯钦点点头:“这是应当的,但是这三位毕竟是大派弟子,无缘无故的死掉了。到时候你家大人难免要吃一番苦头的。”

周师爷道:“我们明白,不过我家大人还说,东亭县与刘府荣辱与共,希望到时候老英雄可以仗义执言,不要使事情太过,我们大人会铭感五内。”

刘伯钦正色道:“自是如此。”

周师爷拱手道:“那一起拜托刘老英雄,学生就不打扰了,告辞。”

刘伯钦点头让人送走周子扬。

这是刘秃子窜了出来:“爹,恐怕其中有些猫腻,那个酸书生恐怕有事瞒着我们。”

刘伯钦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但是,我们东亭是我们刘家的地盘,也不能使他太过受到别人屈辱,不然我们刘家颜面何存,以后怎么再在东亭立足,毕竟他也是除妖的功臣之一,至于他隐瞒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过去眼前这关吧。”

刘秃子点点头,不再说话,回房而去。


宝宝腹泻怎么办
承德男科医院哪家好
痛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