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谜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第一百二十一章魔幻棒棒

2020-09-19 0人读过

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幻棒棒糖

看狮族剑客在向管理员出示应聘证後终於获准通行,而一扫先前怨气的狮族剑客也不忘朝後头的我使了个感激的眼神

狮族剑客大摇大摆的进了学院,尾随在後的我也在这时朝管理员提出了访客证的申请

坐在勤务室里头的管理员是名看起来上了点年纪的人类,在见我提交申请後做的第一件事却不是审核资料,而是先是推了下自己老花眼镜的镜框,然後认真打量着我的长相

我朋友是这间学校的聘教师,能不能麻烦你替我办个访客证,好让我进去找她?管理员审视的目光刺得我脸皮有孝疼,但过去在魔王城的经历早已让我将演技和厚脸皮两项技能练至接近满等,因此我表面上仍是副镇定的模样

听见我说的话,管理员总算收回了灼人的目光,只是接下来对方冒出的第一个音节却是声冷哼,紧接着还以戏谑的口吻说道:小夥子,提交申请前麻烦先把警备室门旁的告示牌念一次

喔我摸摸头,由於上次我是跟着碧翠丝一块儿进到学院里头,并没有通过管理员的这一关,所以不知道规矩的我也只好遵循对方指示,在警备室的墙上搜寻起告示牌,并如实将上头的内容念出:广告商与吟游诗人不得入内

尼马,这是职业歧视啊!吟游诗人哪儿碍着你了!

很好,你现在也看到了,所以请回吧管理员朝我举了下拳头,还不忘咧嘴恶狠狠地说道:当年我还小,结果一名可恶的吟游诗人居然趁我年幼知骗走了我的棒棒糖,从此以後世界上所有的吟游诗人都与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所以这告示牌不是校方立的?

是我自个儿立的,不过我看管校门二十余年也尚未被开除,所以我相信校方必然是默许我的行为管理员老人一脸慎重的朝院前雕像比了个膜拜的动作,接着便开始挥手驱赶我:去去,你们这些吟游诗人麻烦了,反正脑里想着的不就是怎麽卖弄嘴皮子好把别人的钱弄到自己口袋,还不趁我发火之前有多远滚多远,少来这儿祸害年轻的学子

听到这我也是明白了,这位大爷其实也不算什麽坏人,他设立告示牌虽然一方面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怨,但另一方面却是不折不扣想守护校内学生的心情,毕竟吟游诗人大多都居定所,若真跑进学院里头犯罪,只要能提前在案发前从中脱身,接下来自然是天高任鸟飞

有名气的吟游诗人是艺人,然而没名气的却只会被他人当作需要提防的对象

老大爷,我是真有认识的朋友在里面这下可头疼了,校方也许就是看这位管理员设立告示牌是出自善意,也因此一直装聋作哑的不予理会,而上层对此只采取了冷处理的手段,显然这就是一种态度

说你这种话的闲杂人等我每天都得赶走十几个老大爷将脚跨到了管理室内的桌上,一脸不屑道:证明呢?

呃,什麽东西?

废话,当然是你和人家认识的证明啊!

我搔搔头,就地思索起到底有什麽物品是能够证明我与碧翠丝之间是相互认识的

首先教员证什麽的我自然是没有,再者就算真拿出碧翠丝用过的物品,那物品上头也不会刻着碧翠丝的名字,就像前段时间才被露薇卡扯坏的叶片內褲……如此说来,也没人规定我说非得走正门进学院不可啊

若置换下思维,能使用的手段一瞬间可就增加了不少,比方说借用元素之瞳的力量,或挖洞或隐形,甚至是直接施加风元素飞进院内,不然随便挑架学生的马车,接着跳到里头挟持人质以混进学院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我猛然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怎麽一不注意又开始想着惹事,现在我可是正三观的良民,偷鸡摸狗的事情可万万做不得

不然你帮我看看,这东西能不能用来当证明?想了老半天,我终於是拿出碧翠丝交给我的情种,终归我身上与碧翠丝有关联的物品也就只有这麽一个

管理员接过了我递过去的种子,拿着它上下各瞅了一眼,又脱下老花眼镜拿布擦了擦,等到重戴上後这才惊愕道:这不是花精灵的情种吗?你小子从哪得来的!

……就说是我朋友啊我很奈的再次重申

休想欺骗我!本以为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情种反倒起了反效果,老大爷猛力拍桌而起,还在业界穿过户用双手攥住我的衣领,愤慨道:就连低年级的学童都知道花精灵一生只会爱一个对象,你居然打算用朋友二字就将你们的关系敷衍过去,原来如此,你这小王八蛋是打算吃乾抹净吗?!

你脑补能力也太强了尽管被扯着衣领让我的脖颈感到不太舒服,但挥拳打老人也实在太过那个,因此我也只得好声好气的回答:我只不过照你的意思出示证明啊

难道是我的错吗?!管理员老大爷喷了我一脸的唾沫星子:花精灵在未经初夜之前可都是幼女的模样啊,你居然狠得下心摧残那尚未绽开的花苞,哼,想必你在这过程之中必然动用了卑劣的手段

很好,你自个儿慢慢说吧,我可以进入放空状态直到你[,!]脑补完为止

先不说别的,管理员老头见我没反应,居然真的一人分饰两角唱起了独脚戏

嗨,可爱的小女孩,哥哥这里有一根神奇的棒棒糖喔

哇,好棒喔~

来,你看这是哥哥的魔幻棒棒糖,不管怎麽舔都不会减少,反过来还会越变越大唷

呜,它一点都不甜,上头还有怪怪的味道!

呃啊,就是那边,唔喔喔喔喔!!!

呜呜呜,棒棒糖喷出白白黏黏的糖浆了……

看管理员一个人玩得颇ig,即便难道是撕下了多年的伪装看一名老人模仿萝莉的说话声会让人比反胃,但由於视觉效果上异常喜感,我终选择了继续静观其变……若可以的话我是真想这麽做啦,但一旁正拉着我衣角的某人却不这麽打算

许墨,就是他把你拦在院门外吗?早在哥哥这里有一根神奇的棒棒糖喔这句话时便出现了的碧翠丝仰起头观察着管理员的长相,冷峻的目光彷佛要当场将其生吞活剥

人家老年痴呆,别和他计较我摸摸碧翠丝的头,除了我俩之外,所有行经管理室的学生皆投以正用双臂环抱自己扭来扭去的管理员同情的目光

──────────────────

杂谈:

诶,这次好像没啥好说的

总觉得人一旦情情绪紧绷到了个极致,思维就会坏掉


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宝宝脾虚的症状
玉溪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