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干燥设备

做一条毛毛虫营养

2021-01-13 2人读过

做一条毛毛虫,可好?

小时候,我养过蚕。那时候大约七八岁的光景,对一切新鲜事物充满好奇之心。班上的同学都在养这种动物,我也四处找同学要蚕宝宝。终于从一位同学那里得到一个火柴盒,里面躺着十几粒黑黑的芝麻大小的东西,那便是蚕的卵了。

得到蚕的卵2215之后,我把火柴盒放在家里最隐蔽的地方,期待着蚕宝宝快点出生。过不了几天,天气暖和的时候,那些黑黑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小的虫子。我便跑到院子外的桑树上,采摘鲜嫩的桑叶。有时候,我家附近那棵桑树的叶子太老了,我会跑到村子后面的那片树林里去寻找更新鲜更娇嫩的叶子。我不会爬树,看着高大的桑树上那些翠绿的叶子,心里气得咬牙切齿。四相比去年12月的99.5:1处找木棍和长枝,踮起脚来攀援那些叶子。有时候看见一两个同龄的男孩子经过,央求他们爬到树上去帮我摘叶子,他们也欣然同意了。

叶子摘回来后,我用塑料盆装好,蹲在家旁边的池塘边,用清澈的河水将它们洗干净,晾干。再把这些叶子铺在一个纸质的鞋盒子里,把蚕宝宝放在里面。

过不了几天,那些小小的慢慢变得大了,更大了。

那时候正值春季,阳光灿烂,油菜花开的日子。空气中洋溢着诱人的花香,我在春天里养一些蚕。等待着它们长得更强壮,更大一些。

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就钻进树林,满树林间采摘桑叶,洗桑叶,晾桑叶。看着那些小逐渐长成白白胖胖的毛毛虫,心里乐开了花。

虽然到了后来的时候,我看着那些胖胖的大虫,心里已经有点发怵了。但我依然强忍着心里的害怕,日日照顾它们。蚕长到大一些的时候,吃桑叶的速度明显变快,到后来,我便懒得洗桑叶了,从树上摘下来后,直接丢进纸盒里。它们倒也并不娇贵,个个长得白白胖胖的。我给它们支架子,用三五根树枝架在一起,等待着它们织茧。

每天放学回家,我总是第一时间去看它们。每日期盼着,它们却不给我惊喜。在我快要失望时,也许是某一个午后,我惊讶地发现,木制的架子上,挂着一只白色的茧。以至于我觉得那天的阳光特别温暖,那天的清风特别和煦。

它们给自己织了白色的小房子,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它们织着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

直到最后变成飞蛾或者蝴蝶,开启生命的另一段旅程。

许多年过去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对儿时那种毛毛虫心生恐惧。再也不敢养蚕了,却依然记得儿时养蚕的那段日子,那种对生命的好奇和探索之心曾给过我天然的光明。

依然记得那时的兴奋和期待,热烈和惊喜。

毛毛虫是微小的,甚至是丑陋的,不起眼的存在。可在它生命的历程中,那是一段必须经历的生命路程。独自在黑暗里,在独孤中,在寂寞中,甚至在丑陋和不堪中,完成兑变。直到生命的某一个时刻,破茧成蝶,化成另一个美丽的存在,飞向自由和蓝天。

由此,我想到了人。我们每一个人,在生命的初始,不都是那条不起眼的毛毛虫吗?由婴儿呱呱这个世界都将匍匐在你的脚下。除《魔龙传奇》外落地,到懵懂无知的幼儿,到天真无邪的青少年,再到怀揣着梦想和希望的青年,直到成熟稳重的中年,最后步入优雅淡泊的老年时代,在人生漫长的这段旅程里,我们每一个人,若能完成好自己的那一部分的兑变,生命将更加。

<澳洲以及北欧的一些国家都有考虑。p> 有人问台湾作家林清玄,什么是?

他说:“喝茶时喝茶,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说什么?”

本是佛法里的用语,我自是不太懂其中深邃含义。只当做一种美好完满的诠释吧。

一个人最高级的活法,当是享受生命的每时每刻,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只做当下的事。吃饭时吃饭,喝茶时喝茶,洗碗时看流水匆匆,走路时看地上尘土。如是而已。

你我本是尘世间一粒微尘,又何来那么多惆怅失望?渺小如尘埃,如蜉蝣,又何来那么多不满和哀伤?

做人若能如毛毛虫一样,活着时,尽力享受每一段时光,脚踏实地的爬行,一点一点的努力,一口一口地吃饭,一寸一寸的成长,生命也必然会绽放。不必担心自己是会被鸟雀啄食,不必担心是否会被雷电击中,只管自己成长,直到生命的尽头。生命中的苦与甜,悲与喜,怨与歌,不必说与旁人听,自己懂得,经历了便好。

只在心里默念那句话:“今日踽踽独行,他日化蝶飞去。”

贵阳包皮包茎哪家好
贵阳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
锦州白癜风治疗中心